哈萨克斯坦人为何纷纷离开自己国家?

0 Comments

抗议、暴乱、政变,近日哈萨克斯坦数万抗议者走上街头,制造了这个国家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出由于经济问题盛行而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其直接的导火索是政府取消液化石油气的价格限制,引发了中下阶层的普遍不满。

但实际上我们都清楚,哈萨克斯坦境内上演的这出好戏,把美国和俄罗斯都搅进来了。

由于哈萨克斯坦是俄罗斯的“后院”兼盟友,因此在俄罗斯的重拳出击之下,暴乱已很快平息。

但这几天的经历可以说是给哈萨克斯坦狠狠地涨了一波“国际知名度”,在各国媒体的热度榜上高居不下。

哈萨克斯坦这个看似很低调的国家,是怎么成为世界上国土面积第九大的国家,进入现代以后的哈萨克斯人为何有不少选择逃离哈萨克斯坦这个国家?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哈萨克族是古代在中国西部以及中亚地区游牧的一支游牧部落,其活动范围南及锡尔河、北至伊西姆河。

在漫长的游牧生活中,哈萨克族历尽了无数次社会的变迁和民族的分化。古代的突厥人、匈奴人、月氏人以及乌孙人都曾是哈萨克族族源的组成部分。

至于“哈萨克”这个民族究竟诞生于什么时期,目前的学者都认为与十五世纪的金帐汗国脱不开干系。

当时有一批乌兹别克汗国的属民在首领的带领下逃离了阿布勒海尔汗的剥削,因此他们自称为“哈萨克(避难者)”。等到1456年,克烈汗和贾尼别克汗率领哈萨克各部落在楚河和塔拉斯(楚河南边的一条河)河流域建立了哈萨克汗国。

哈萨克汗国建立的时候,有两个并不好相处的邻居,一个是占据了天山北部的瓦剌,一个是东察合台汗国。

双方虽然都是蒙古的一系,但瓦剌信仰佛教,东察合台汗国却信仰教,双方由于信仰问题势如水火,大打出手。

哈萨克斯坦人的到来,为双方的争斗增加了些许变量。当时的东察合台汗国势力较弱,难以对抗瓦剌,因此干脆将楚河流域和伊犁河流域之间的库齐巴什划给哈萨克人,条件则是哈萨克人必须替东察合台汗国阻拦瓦剌的进攻。

哈萨克汗国由此渐渐在伊犁河流域站稳脚跟并逐步扩展势力,随后由于内部矛盾的发展而分裂成三部,分别是大玉兹、中玉兹和小玉兹。

可惜的是,哈萨克汗国并没有过上太久的好日子,17世纪准噶尔汗国崛起,给了哈萨克汗国致命的一击,为了自保,小玉兹和中玉兹先后加入俄国,大玉兹则被准噶尔吞并。

这个准噶尔汗国,熟悉清朝历史的朋友应当并不陌生,乾隆自称十全老人,平生有十大武功,御驾亲征平灭准噶尔,正是乾隆的“十大武功”之一。

在准噶尔覆灭之后,大中小三玉兹纷纷向大清臣服,由于疾病的爆发,很多哈萨克人选择了向清朝内迁。

接下来哈萨克进入了近代历史,清朝衰落之后哈萨克斯坦大部分土地被俄国所吞并。

如今的哈萨克斯坦是世界第九大国,说实话,这么大的领土,已经远超哈萨克斯坦历史上的领土范围了。

在苏联为各个成员国划分领土的时候,原本对于领土极为吝啬的俄国人却在哈萨克斯坦问题上突然大方了起来,不仅将哈萨克斯坦原本的领土尽数交还,还将很多原本属于俄罗斯的领土划给了哈萨克斯坦。

划界之后,苏联即开始向哈萨克斯坦大量移民,当时哈萨克境内俄罗斯人和哈萨克人的比例已经基本接近。

这就是苏联的打算——通过改变哈萨克的人口结构,从而潜移默化的完成对哈萨克的同化与吞并。

实际上苏联已经接近成功了,哈萨克人的文化——譬如哈萨克的通用语从哈萨克语变为俄罗斯语。即使哈萨克政府大力提倡青年学习哈萨克语,但却无济于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同化哈萨克的计划未竟全功,苏联却已然解体,哈萨克随即大力推行去俄化政策。

1991年12月16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宣布独立,也就是今天所见的哈萨克斯坦。

第一次是前文提及过的清朝中叶,当时哈萨克汗国内乱不止,再加上疫病爆发,哈萨克人随即逃到相对安定的中国境内。当时的清政府也欢迎外来人口,主动招募哈萨克牧民游牧,由此哈萨克人大量的进入中国境内。

在民国时期,中国的哈萨克人开始第二次内迁,这次主要迁往青海省。当时迁移的主要原因是盛世才的统治过于黑暗,而且牧场也出现了不足维生的情况。

第二次迁移是在沙俄统治时期,有很多哈萨克人不满于沙俄的殖民统治,因而内迁中国。

举例来说,1783年哈萨克汗国爆发了大饥荒,牲畜死亡、人困马乏,哥萨克人见状,整合部队劫掠了饥寒交迫的哈萨克人。

然而,就在哈萨克人向沙俄报告此事后,沙俄政府却没有为哈萨克人主持公道的想法,而是默许了此事。

这激起了哈萨克人的仇恨,因此他们选择不远万里的迁往更安稳的地区,譬如清朝。

第三次迁移浪潮,发生在1930年,此时是苏联时期。1930年哈萨克爆发了史无前例的大灾荒,但这并非天气恶劣所致,而是苏联不顾实际推动的集体化政策。

当时的哈萨克斯坦可谓是人间地狱,有人将当时的哈萨克斯坦称为“车轮上的社会”,凡有能力外迁者,都在车轮上疯狂的逃离哈萨克斯坦。

据说共有30万人逃往乌兹别克斯坦,4.4万人逃往土库曼斯坦,还有一部分逃往中国及其他邻国。

更多无能为力的哈萨克人只能留在国内饿死,当火车行过哈萨克大草原时,会看到铁轨边躺着成排成排的尸体。这是聚集到火车站寻觅一线生机的可怜人。

尸体无人收敛,导致国内出现了大规模的瘟疫,苏联官员甚至因此而拒绝前往哈萨克斯坦实地调研。

这三次大迁移,使哈萨克民族成为了一个“跨境民族”,他们广泛的生活在哈萨克斯坦附近的数个国家内,包括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和中国。

但出人意料的是——即使在哈萨克斯坦成立后,哈萨克斯坦仍然在大量的流失人口。

在哈萨克斯坦建国初期,每年迁出人口高达两万六千人左右,但建国初哈萨克斯坦也在大量接收移民,两相比较之下人口流量堪堪维持了平衡。

根据Ranking.kz网站的统计数据,离开哈萨克斯坦的人大都为劳动力人口,来自于经济、教育、医疗、法律、农业和建筑领域。

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英语专家塔尔加尔·达列尔加兹表示“离开的原因包括失业、低薪,为了一份好工作。另一个原因则是为了获得教育。哈萨克斯坦的中等教育很好,但高等教育一言难尽”

大多数哈萨克斯坦青年会选择去韩国,在工厂以及建筑工地卖苦力——即使是这种工作也可以让他们可以收获每个工作日日薪5万坚戈的巨款。

另外一位哈萨克青年努尔别克·马特扎尼则从另外一个角度回答了青年何以外流的原因——“如果有良好的教育、体面的工作,一个人为什么会离开?不幸的是,哈萨克人无法做出长期计划——因为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的幸福与石油有关。石油降价,坚戈就下跌。”

此外,社会正义的缺失,贿赂、腐败、裙带关系的盛行也令哈萨克的年轻人感到前途无望。他们职业发展的机会,往往被“社交直升机”所取代。

因此,为了更美好的明天,这些原本有远大前程的优秀青年,正在拼命逃离他们的母国。

可是,如果民众不在沉默中爆发,那就只能在沉默中灭亡。阿克套的一把火点燃了哈萨克人心中沉寂已久的怒火。有组织的暴徒乘势而起,这才酿成了如今哈萨克斯坦轰轰烈烈的现状。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