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坦克:戛然而止的收场

0 Comments

波兰骑兵以长矛冲击德国坦克的“传说”,长期以来一直在歪曲着人们对于两次大战间波兰军队的印像。波兰战役最后的悲惨结果,更是使人们对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波兰军队评价甚低。然而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各种波兰这个活生生的历史存在来看,这样的一个看法显然离客观二字相去甚远。事实上,就在那个很多列强国家的职业军人,因对坦克一无所知而心存反感的年代,波兰这个“保守而反动的骑兵钟爱者”,却费尽心力的“鼓捣“出了性能不俗的水陆坦克。这种不拘一格的大胆尝试,其背后究竟代表了一个什么样的真实军事思想动态,难道不是值得深思的么?波兰战役,真的是一支陈旧得无可救药的军队(利德尔.哈特语),为一支应用新技术的小型坦克部队加上占优势的空军所瓦解了么?

当然,军械系统也是TKS的改进重心之一。TK-3上只适用于哈奇开斯wz.257.92mm机枪的那种简易机枪座,在TKS上被完全的放弃掉,取而代之以适装范围更广的一种”万能机枪座”。这种”万能机枪座”,不但能够适应波兰军队当时列装的或是正在研制的各种水冷、空冷机枪或是20mm机炮,甚至还配有一个性能良好的望远式光学瞄准镜,在设计上相当巧妙而完善。此外,TKS相对于基本型TK-3的另一个显著改进,是在战斗室顶部,为车长安装了一个由波兰工程师古道夫. 冈拉克设计的可折叠式周视潜望镜,此举进一步改善了TKS的观通性能,对于战斗力的提升意义相当可观(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古道夫. 冈拉克设计的可折叠式周视潜望镜在结构上不但精巧而且结实耐用,先后在波兰、法国、英国和瑞士等国成功申请了专利,苏联、德国、法国等国均在不同程度上参考了古道夫. 冈拉克的设计,英国的维克斯公司更是直接引入了专利许可证进行授权生产,用于该公司此后生产的各种装甲机械化战斗车辆上)。同TKF的情况类似,首辆TKS样车也并非是全新制造的,只是由一辆“软铁TK-3“教练车(底盘流水号1160)改装而来。1933年4月1日,这辆样车重新装配完毕,随即被非正式的命名为TKS,其中的S为”special”的首字母,既”特别版TK”(有意思的是,波兰军方起初曾经打算将之称为STK,既special TK,然而有人认为这样的一种命名方式破坏了TK系列坦克的”命名规则”,故又改为TK-S,但人们在使用中更多的还是简单的TKS)。在对样车进行了不长时间的定型测试后,波兰军方批准TKS以TK wz.33“快速坦克”的制式型号投入量产。

TK系列超轻型坦克在波兰军队中的定位显而易见,尽管以坦克的标准来衡量,TK系列的战场价值可能相当有限,但如果作为一种骑兵车辆来看待,那么必须承认,TK系列超轻型坦克要比wz.28半履带装甲车更适合承担这个角色—-在通行性能上TK系列超轻型坦克较之半履带的wz.28为佳,而且低矮的车体又使得TK系列的战场生存性令人看好,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全履带装甲战斗车辆,TK系列的造价却并不比wz.28这种半履带车辆更高。事实上,虽然由于历史传统原因,骑兵仍然在两次大战间的波兰军队里占有核心性重要地位,但与对波兰骑兵通常“手持长矛向德国坦克英勇冲锋”的印像不同,虽然一战后骑兵持长矛冲锋的战例确实存在(如第二次摩洛哥战争中的西班牙骑兵),但二战前的波军骑兵早已不是1683年维也纳城下的骠骑兵,其装备也与一战那种水平大不相同。长矛已于1934年从波兰骑兵的标准装备中消失。尽管平时仍有使用长矛的训练,但少量留用的长矛主要用于仪仗和悬挂旗帜,或是为了保持战士们的勇武精神。以当时波兰的3团制骑兵旅来说,全旅6100余人,除5100匹战马外,还有机械化车辆65台,配有轻机枪89挺、重机枪81挺、反坦克枪66挺、46毫米迫击炮9门、81毫米迫击炮2门、反坦克炮14门、75毫米火炮12门、40毫米高炮2门,重武器的数量与步兵野战部队相差不大(4团制骑兵旅的重武器数量更多),作战方式也是以骑马机动、下马作战为主。这就是说,1920-1930年代的波兰骑兵部队实际上已经“进化”成了半机械化的混合快速集群,这些费尽了心思打造的TK系列超轻型坦克正是为波兰骑兵量身定作的—–对此,在TK系列大规模投产后,wz.28的迅速失宠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总之,TK系列超轻型坦克以结构简单、造价低廉的特点,非常适合波兰的工业状况,也因此成为了两次大战间波兰陆军装甲部队的“基本”装备,对此无论是生产规模还是波兰装甲部队的编成情况都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二次大战间,波兰人已经跻身世界主要坦克生产国的行列。然而,在型号并不算少的波兰国产坦克中,哪种代表了波兰坦克工业的最高成就?如果不考虑那些只在图纸或是样车阶段的试验品,那么-答案无疑是7TP。7TP实际上是英国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的波兰仿制品,其另一个苏联表亲就是大名鼎鼎的T-26。7TP的意思为:“7吨波兰坦克”,但实际上因为各种装备的附加,车重约9吨。之所以将7TP称为二战波兰坦克的最高成就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这辆9吨重的波兰坦克,主要的技术特征包括:使用一种更好、更为可靠和功率更高的柴油引擎(7TP坦克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柴油引擎的坦克之一,在这之前仅有1934年日本的八九式中坦克)、装备37毫米的反坦克炮作为主要武器、防护力更佳的装甲(正面装甲自原本的13毫米增为17毫米)和其他细部的修改(包括新型的坦克潜望镜、通风换气系统与完善的无线电)。

如同它的英国原型车,7TP坦克在生产初期也有单双炮塔两种版本,双炮塔的版本装备了两挺7.92毫米的Ckm wz.30机枪。单炮塔的则是装备一门波佛斯反坦克炮。经过初步测试后,很明显,双炮塔的坦克已经过时且火力不足,很快就被停产来制造更为现代的单炮塔型号。在二战爆发前,大部分的双炮塔坦克正转换为单炮塔版本,仅有24辆双炮塔的型号留于波兰军队中服役(其他型号者为108辆)。值得一提的是,单双炮塔并未有型号名来区分,在一些现代文献中会看到将其分为7TP-dw和7TP-jw,这两个分别指波兰文“单炮塔”和“双炮塔”的缩写,但它们并非正式的分类缩写,仅是区分方便而加上的。1938年,波兰国家工程作业局曾生产了13辆有着更佳武装的7TP坦克改良型原型车,命名为9TP。但9TP坦克并未被加以量产,它们被投入到1939年保卫首都华沙的战斗中。所有的7TP坦克都参加了1939年的波兰战役,其中大多数被分配到两个轻型坦克营(第1与第2轻型坦克营)。其他剩余的坦克先是在战争爆发后用作训练,接着临时编成小型坦克单位,投入到华沙的战斗中,虽然在技术上优于当时德国任何一种轻型坦克,但7TP的数量太少而无力扭转战败的结果。

第1轻坦克营(有49辆单炮塔坦克)为波军战略预备队—普鲁士集团军的一部分,在9月4日的战斗中表现优异,主要是被用作机动后备部队和掩护撤退的功能,并之后经历多场战斗,包括征战于普雷达洛兹(Przedbórz)、苏雷久(Sulejów)、因沃卢兹(Inow?ódz)、奥兹沃(Odrzywó?)和德瑞西卡(Drzewica)等地。9月8日,它成功地阻止了德军对中部波军的进攻,但在隔天它与主力军分散,不得不撤回后方。该营的部份兵力于哥罗克梭战役(G?owaczów)中被摧毁,其余兵力则于9月13日突破,通过维斯瓦河加入了卢布林集团军和华沙装甲摩托化旅。该营参加了约瑟夫沃战役(Józefów),成为波军最早突破包围、前往利沃夫和预计固守的战略要地—罗马尼亚桥头堡的单位之一。在9月21日的托马索-卢贝勒斯基战役(Tomaszów Lubelski)后,剩余的坦克被波军组员破坏,其单位向德军投降。第2轻坦克营(同样有49辆单炮塔坦克)则是彼得郭夫(Piotrków)罗兹集团军作战集群的一部分。它于9月4日参加了普鲁德卡河岸(Prudka)和巴洽多(Be?chatów)的战斗。隔日,该单位奉命率领波军向彼得郭夫反攻突击,但损失惨重以及攻击失败。该单位随即撤退至华沙,之后又到布利兹特,并掩护最近动员组成的波兰第60步兵师。隔天,该单位又参加了为时两天的沃达瓦战役(W?odawa),由于空中轰炸的关系而损失惨重,并彻往南方。剩余的坦克由于缺乏燃料而被组员摧毁遗弃,9月17日,苏联加入了德军对付波兰的战争中,该单位的波军坦克乘员与参谋人员即越过边界,前往罗马尼亚。剩余坦克被华沙防卫指挥部临时编组为第1和第2坦克连,第1连有11辆双炮塔型号的7TP坦克,原用作训练。在华沙战役的初期阶段,第1坦克连攻击了郊区的欧凯西(Ok?cie)和当地的机场。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第1连饱受损失并撤退,该单位于12日加入了第2连。

第2连有11辆单炮塔的7TP坦克以及数量不详的装甲战斗车辆,它参加了成功保卫沃拉市(Wola)的战斗,对抗德军装甲车辆和步兵。它也被用于战术反击的行动,如在瓦西索(Wawrzyszew)成功瓦解敌人正准备发起的突击行动。9月15日,该连被命令要发动攻击,与因为布祖拉战役(Bzura)而撤退、正通过华沙北部坎毕诺森林(Kampinos)的波兹南集团军连结。该攻击因为德军的空中轰炸而仅获得少许的成功,波军该单位无论是人员还是坦克都损失甚大。剩余的坦克被分发至各区战斗,一直到华沙于9月27日投降为止,它们皆被乘员所破坏。没有任何一辆完整的7TP坦克保留了下来,华沙的波兰军事博物馆正计划制造一辆复制品,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的很多部件将来自苏制T-26轻型坦克,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波兰式的悲哀。

在工业革命掀起的军事现代化大潮中,波兰军队同样受到了不容忽视的影响——-他们至少在陆军机械化的问题上进行过卓有成效的努力。然而,这样的一种努力最终却消逝于虚无。可以说,波兰这个国家的历史悲剧根源在于对自身定位太过荒谬,既便是在陆军机械化方面有所成就也于事无补。在两次大战间的“20年休战”中,波兰一方面依靠法国的支持,硬撑着建起了一支号称欧洲第4强,与自身国力严重不符的庞大武装力量,并肆意欺凌身边弱小的邻国;另一方面,统治波兰的军人们也着手建立起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军事工业体系,希望能够为外强中干的波兰提供一定的军事“造血”能力——各种波兰国产坦克正是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的产物。然而,在国家自身定位极端错误的大环境中,既便是坦克工业小有成就又能怎样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