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卖况严重起价二十欧元

0 Comments

在色情政策宽松的荷兰,色情业被视为一种工作,虽然当局一直致力整治,但是各种问题依然丛生。

例如,北部格罗宁根收紧了色情业政策,但是,嫖客却跑到了邻近的城市吕伐登(Leeuwarden),这里的政策较为宽松。

吕伐登实施的政策结果是,性工作者作为黑工工作非常方便,因此女性通常以低于标准收费的价格接受嫖客。有迹象表明,在吕伐登妓院中,起价为35欧元,但各种消息来源说,在吕伐登嫖妓的起价实际上为20欧元。

一名性工作者说:“自从格罗宁根实行更严格的规定以来,很多从事色情业的女子来到了吕伐登。吕伐登素来以没有检查著称,许多从事色情业的女性在这里不交税。,因此,有几个少女甚至出于绝望,希望能够支付房租而以低于标准收费的价格工作,而且‘工作’时不带避孕套。”

据一个色情业经营者塞瑟勒(Sesseler)说:“并非在吕伐登如此, 还发生在其他的市镇,她们以低廉的价格工作,以20欧元的价格提供性服务。在那里,可以由女子自行规定一切。”

塞瑟勒还出租“娃娃”。但与这个娃娃半小时的收费为65欧元,比一个有血有肉的真人还多。

荷兰救世军组织的伊内克·范·布伦(Ineke van Buren)表示,在吕伐登,政府的缺席增加了性剥削和人口贩运的风险。她为卖淫的女性提供帮助,一些问题女性尤其容易落入人口贩子或皮条客之手。

威廉(Willem Scheffer)在吕伐登塞瑟勒的妓院旁边还有一个妓院。他看到许多女子只是短时间内从他那里租了一个房间。“她们就像游牧民族,有时在这里,有时在那里。”

最终这些女子去了哪儿,塞瑟勒也不知道:“有些人回家或度假,有些人在这里有朋友或其他什么人。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有些黑暗。”

经营者塞瑟勒说,并非总是能够确定这些女性是否自愿站在窗户后面。“我一直试图检查这一点,但是很难清楚地看到一位女士是否受到了压力。我一直与荷兰北部的警方定期接触,也常常对他们说:这其中可能有问题啊。”

为了打击剥削和人口贩运,荷兰社会部曾经建议从事色情业的女子在住房方面不要依赖经营者。但在实践中,证明是困难的。几年前,在吕伐登的性工作者仍在工作间中睡觉。后来,由于市政当局的禁令,她们睡在妓院上方的公共房间中,或者从经营者那里租用一个睡觉的地方和一个工作间。

荷兰媒体NOS的节目组Nieuwsuur不被允许观看这些公共的睡眠区。吕伐登市议员卡里恩·尼辛克(Carlijn Niesink)曾来过这里, “目前,她们四五个人睡在一个小房间里,每晚还要另外支付10欧元。我们希望与房屋协会一起探讨可能的解决办法。”

救世军组织的伊内克对禁止在工作场所睡觉感到满意。“在工作场所中,很多时候也并非在工作,这些女性实际上整天都看不到日光。但是,即使改在妓院上方睡觉,情况也并没有改善,这种状况确实需要改变。”

针对Nieuwsuur的调查结果,吕伐登市市长塞布兰德(Sybrand Buma)说,他将调整该市的色情业政策。

作为市政当局,他希望通过在商会和市政基本管理部门进行注册登记,加强检查,增加人口贩运的障碍。为此,他称必须修改一般地方法规APV。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背后资本博弈失败,才是李易峰这次翻车的线!英超豪门踢疯了,7场6胜,目标21分+登顶,剑指第14冠

续航“焦虑”你还有吗?新能源车主:租了100度的电池,国庆假期一点也不慌

“‌iPhone 14‌ Max”曾经存在过 不过苹果最后改成了Plus

iPhone X 至 iPhone 13 也能设置“灵动岛”,附详细教程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