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爾洛夫我黨我軍領導干部為何經常以這個話劇人物告誡官兵

0 Comments

從1944年到新中國成立的一段時間里,話劇《前線》中戈爾洛夫和客里空的名字,經常出現在我黨我軍領導干部的講話和文章當中。

一部話劇竟然深刻地影響著一個時代的風氣。正如一篇回憶文章所寫︰“整風中,大家都以這兩個典型人物為鏡子,對照自己的不良作風,都以不要做‘戈爾洛夫’和‘客里空’而互相勉勵,掀起了深入實際,調查研究的熱潮。上上下下,歪風邪氣普遍沒有了市場,正派作風發揚光大,各單位呈現一派新的氣象,這是部隊戰斗力提高的重要因素之一。”

1942年9月,在蘇聯衛國戰爭的關鍵時刻,劇作家考涅楚克創作的話劇《前線》上演。劇中塑造的前線總指揮戈爾洛夫將軍,“有功勞,有忠心,有勇敢”,但擺老資格,不愛學習,不接受新鮮事物。當听到年輕的軍長歐格涅夫說“今天沒有真正的無線電聯絡,就不能指揮作戰,這不是內戰”時,戈爾洛夫講了一段經典台詞︰“胡說,他懂得什麼國內戰爭?我們打敗14個國家的時候,他還在桌子底下爬哩!戰勝任何敵人,不是靠無線電通信聯絡,而是憑英勇、果敢。”

1944年春,從蘇聯回國的詩人蕭三,將自己的翻譯作品《前線》送給毛澤東。正在為對日作戰運籌帷幄的毛澤東,以政治家的眼光發現了這一話劇的教育意義,遂推薦給《解放日報》連載。隨後,毛澤東還讓人寫了一篇題為《我們從考涅楚克的〈前線〉里可以學到些什麼》的社論。黨中央機關報專門為一部外國話劇發表社論,這是相當罕見的。

社論告誡全黨同志“應該以戈爾洛夫為戒”,必須努力學習,跟上時代,提高解決問題、改進工作的能力。社論中肯地分析︰“我們早點警惕一些,早點學會一些,我們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少犯很多錯誤。”

“文藝是國民精神的燈火。”一部話劇,像不熄的明燈,驅散黑暗,帶來光明;又像不息的鐘聲,三回九轉,縈繞耳畔。

1947年6月,在解放戰爭最艱苦的時候,朱德提醒老干部珍惜自己的“金字招牌”︰“現在我們老干部中,有一些戈爾洛夫,認為自己有二十多年的革命歷史,打開了很多地方,發展了黨和軍隊,就擺老資格,驕傲自滿。他們忘記了馬克思主義者是學一輩子也不會夠的,做到老就得學到老。”

1947年底,在晉冀魯豫軍區訓練教育會議上說︰“我們要反對戈爾洛夫思想,擺老資格不學習就是戈爾洛夫,大干部擺老資格是大戈爾洛夫,小干部擺老資格是小戈爾洛夫。誰不願當戈爾洛夫,誰就應該好好學習。”

新中國成立後,作為南京軍事學院院長的劉伯承,向學員們提出這樣一個公式︰“楊得志+羅哈里斯基(南京軍事學院蘇聯軍事總顧問)+麥克阿瑟-戈爾洛夫=X?”。1986年,鄧小平在《悼伯承》一文中這樣評價︰“他很欣賞蘇聯著名話劇《前線》,多次強調不要做戈爾洛夫式的保守人物,而要像歐格涅夫那樣勇于接受新鮮事物。伯承自己就是面對新形勢下的作戰特點,最早重視汲取各國現代軍事科學成果,最早把教育訓練提到我軍建設戰略位置的領導人之一。”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現在戰爭形態變了,作戰方式變了,我們的戰爭思維和作戰理念也應該與時俱進。習主席告誡全軍將士,千萬不要做蘇聯話劇《前線》中那個固步自封的戈爾洛夫。歷史上因為戰爭思維和作戰理念落後被動挨打的例子不勝枚舉。當剽悍的波蘭騎兵揮舞著馬刀劈殺德軍坦克時,當僧格林沁的騎兵潮水般沖擊英軍的火槍重炮時,冰冷殘酷的事實警醒世人︰無視軍事變革、一味固步自封的守舊者,注定是新型戰爭的失敗者。今天,如果我們仍像戈爾洛夫那樣,“嘴上說的是明天的戰爭,實際準備的是昨天的戰爭”,一旦打起仗來,後果不堪設想。

明天的戰爭,說到底是“脖子以上的戰斗”。每一名軍人都應認真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把現代戰爭的特點規律和制勝機理搞清楚,切實用更新更勇敢的頭腦籌劃今天的備戰、設計明天的戰爭、制勝未來的戰場。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